带式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作品穿身上名利场选出时装艺术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33:17 阅读: 来源:带式过滤机厂家

除了政界名流和电影明星,今年70岁的《名利场》最佳着装榜上选入了一批艺术家。与普通的时装迷不同,他们绝不以跟随时尚潮流为荣,时装只是他们的道具。他们信仰着装,坚持只有穿得震撼,才能过上好生活。

艺术家中从来不缺爱打扮的人。在艺术家群体以邋里邋遢为美时,就有来自意大利的浪荡画家莫迪里阿尼打破这个僵局。他穿灯芯绒上衣、花衬衣搭配长丝巾,晃荡在巴黎各个艺术沙龙里,连毕加索也得赞他:“在巴黎只有一个男人懂得穿衣之道,那就是莫迪里阿尼。”达利更是公然宣称“我爱生活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的大部分时间花在研究天鹅绒上衣和丝绸衬衫的搭配方式上。

如今有更热衷于此的行为艺术家许汉威(TerrenceKoh)继承了他们的衣钵,他作品诡异,衣着更出位,他称自己为“亚洲朋克男孩”,穿衣如戏服,扮乌鸦、飞鸟甚至天使出现在派对或秀场。艺术家郑国谷在以一个艺术展开幕式为主题的作品上就捕捉到他的身影。许汉威大概信奉“只有穿得震撼,才能过上好生活”,实际上他确实不像莫迪里阿尼般“穷风流”,他的作品价格高达6位数,完全可以解决着装经费。

名牌意味着尊严

日本人将大牌服饰比作《圣斗士星矢》里的黄金圣衣,一旦穿上就会激发出无限潜能。“人不能完全看衣服,但衣服是非常重要的。”对艺术家周春芽而言,时装最早意味着尊严和体面。1986年他去德国留学时,带去的衣服非常寒酸,德国的冬天很冷,他没有钱买大衣,就去教会捐助给留学生的一大堆衣服里选了一件“相对好看的”。他对衣服变得非常敏感:“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了我要买好衣服穿。”

比起设计,他和血拼老友曾梵志更注重材质和面料。“服装是有生命的,只要你穿着的服装面料非常好,即使款式简单,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们比年轻的艺术家更信任和依赖品牌,也绝对不玩混搭,坚信品牌和品质绝对能画上等号:“名牌不一定是好的,但好的衣服一定是名牌。”他们视“干净、得体”为第一要素,有自己稳定的风格,也乐于通过穿衣传递给别人正面能量,并在这个过程里感受强烈的自我身份认同。这批60后艺术家,由于经常去国外做展览,接触到一线策展人、画廊主、收藏家和服装设计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似乎在穿衣上进入了名牌的高阶班,虽然穿衣目的还是停留在应付展览开幕式和酒会上。

另一些人则希望在服装后面隐形,画家何工选择衣服的标准是“军绿色、越不出挑越好”。他几乎不愿意在衣服上面花任何时间和精力,选择在二手军用品店论斤买衣服和鞋子,“10美元买5磅,我一年只买一次衣服”。行为艺术家张洹钟情穿深浅不一的灰色衣服。自认对绘画挑剔,光底色就要打四层的上海画家孙良的色彩感觉也体现在穿衣上,可以把颜色特别鲜亮或极其黯淡的衣服穿得文雅,“即使不是大牌衣服,依然气场很强”。

把作品穿在身上

艾未未惯常穿着粗布糙衣像个莽汉,带着强烈的生命力和无所顾忌的坦荡感,并宣称“艺术就是我们生活的极端之处”。而“谁规定时装不可以加入戏谑和游戏?”也是赵半狄的信条,他以“熊猫人”造型参加了法国时装周,尽管引起争议,但形象仍然深入人心。

艺术家的作品和穿着风格之间有某种微妙联系。画家刘野的穿着和他的绘画风格非常一致,他的圆眼睛和圆领大背心、布包的组合都神似他画里小女孩的成人版。而徐冰的衣服和作品几乎都是非常淡的颜色:“我喜欢没有颜色的颜色。我比较倾向于低调、舒服,甚至是旧的东西。和人相处时,你要让别人舒服,自己就要变低一点。”这甚至表现在一些身体动作上,和人说话时,他微侧身体给人感觉谦逊而节制,有时下意识地缩着肩膀。而对周春芽来说,说话时谈笑风生,肩膀打开,具有一种外射和开放的热情气质。艺术家吕胜中很清瘦,衣着大多是黑、白、灰,看起来自在自足。相比时髦,他们更希望得到和年龄相称的安静和智慧。

把作品穿在身上,是对作品的另一种解读和把玩。蔡国强的太太吴红虹就曾经穿着蔡国强的“炸三宅一生作品”出席晚宴。作为蔡国强回顾展代言人的蔡康永和林志玲都穿上印着“问我蔡国强”的T恤,蔡康永还在T恤上用火烧了几个破洞,以此“小规模地向蔡国强致敬”。

人穿衣,不是衣穿人

画家张恩利几乎四季都穿靴子,在怎样画更有意思之外他也会琢磨怎样穿更有意思。艺术家马一平几十年来的招牌穿着包括马靴、马甲、格子衬衣,常年穿牛仔裤并裹在马靴里,整体干净利落,“你要保持一点摇滚精神,或者有趣的力量。你的行为、谈话方式、很大力的握手都会使你散发出一种感染力甚至诱惑”。

他们不会狂热追看每一季的时装周,分析T台流行趋势,不太关注现在流行卷裤脚还是穿男式打底裤,而是警惕地和它保持着距离,这其实是一种风格的自我保护。“我的衣服很多,我承认我也很爱穿,但不太把它当回事。你得时刻牢记自己是谁,别慌神。”星空间艺术总监房方说,“我有那么多时间,宁愿花在怎么给女儿打扮漂亮上面。”周春芽更是折服于日本设计师对服装的细腻把握,还把女儿送去日本学习服装设计。

韩国艺术家白南准和德国艺术家波伊斯,几乎终生穿白色。而为什么即使被怀疑“从来不换衣服”,艺术家们还是不肯脱下制服色——黑色,一直是个谜。如今同样有好奇心的《为什么建筑师穿黑色》的作者科杜拉·劳(CordulaRau)从上百位各国建筑师那里搜集到了各种答案。“穿黑色简单,让你看起来比较瘦。它不需要我们去做决定。把它当成制服,让人感觉固定、安全、很安心。”建筑师哈尼和艾未未的答案非常浪漫:为了在世间/空间消失。而除了这些答案之外,可能会有着更微妙甚至迷信的原因,如“大师嘱我只能穿黑色”。

只有穿得震撼,才能过上好生活

莫迪里阿尼

莫迪里阿尼从小喜欢搭配衣服。长大后,他出落成一个美男子,并在20世纪初来到巴黎,过上放荡不羁的生活。此时,他仍然酷爱穿衣打扮,并认为这是他和别人区别开来的方式。他是一个真正的独行者,游离于当时所有时髦的艺术流派之外。

达利

他的风格古怪而时髦,酷爱华丽的打扮,外出时会花上一小时精心修饰,非常认真地粘头发、刮胡子。洁白的长裤、新颖的便鞋、丝绸的衬衫,戴上人造珍珠项链和手镯。晚上,他甚至穿上由自己手绘的领口开得很低的灯笼袖丝绸衬衫。达利晚年留着披肩长发,穿天鹅绒上装、大花领结、白色绑腿,手里拄一根犀牛角的拐杖。

安迪·沃霍尔

“无论你有多棒,如果不好好推销自己,就甭想被人记住。”他早已坦白,“我是非常流于表面的人。”他在书里教人怎么节食,把食物留下来给街角的流浪汉,这样就可以保持瘦的身材。他“宁愿看一个人买内裤,胜过于读这个人所写的书”,还把布鲁明黛百货公司当博物馆崇拜。

许汉威

华裔加拿大艺术家许汉威从不隐瞒对时装的热爱,也从不担心打扮过了头。他出现的场合总是派对或秀场,他说自己是个“完美的男版艺妓,想去走川久保玲的秀,把所有衣服据为己有”。他威胁他的画廊老板说:“你如果不给我买衣服了,我可能就会在时装周结束前离开你投奔别的画廊。”

泰州发电机租赁

防爆电机

昌平区婚姻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