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式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建国以来最大翡翠骗局伪富豪诈骗10亿元翡翠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7:51:15 阅读: 来源:带式过滤机厂家

建国以来最大翡翠骗局:伪富豪诈骗10亿元翡翠

对于云南珠宝商来说,这个夏天有点冷。

在澎湃新闻查的这起事件中,数百人受骗,涉案金额至少10亿元(人民币,下同)。受害人遍及云南、四川、广东等地以及邻国缅甸,多个“千万”、“亿万”富商瞬间倾家荡产。

导演这场骗局的是名33岁的男子钟雄。他善于“包装”自己,利用玉商界游戏规则的漏洞与人性的弱点,完成了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翡翠投资骗局。

10个亿,摧毁的不仅是数百个家庭,还有玉商界传统的诚信体系。

以为傍上富商,没想到是个骗子

昆明、腾冲、瑞丽,是云南省三大珠宝集散地。每年大量的翡翠原石从邻国缅甸运进来,经工匠们精心打造,各种价格不菲的翡翠件开始源源不断流入市场。

做了5年珠宝生意的杨元,在云南珠宝行业里算是小有名气。今年3月初,经好友介绍,他结识了一位名叫钟雄的男子。

在杨元眼里,钟雄算是有钱人,每次见面迎接的不是“玛莎拉蒂”,就是“宾利”;据闻,戴在其手上的腕表价值百万,并且经常更换。

在昆明城区某高档酒楼和会所请客吃饭,每次消费都在数千、上万元。结账时,钟雄招呼服务员,拿笔签单,富商派头十足。“服务员都喊他钟总,签单后走人了事。”杨元觉得攀了棵大树。

“吃饭的高档酒楼和会所都是我自己的。”钟雄告诉杨元,自己做珠宝生意和投资多年,积累了不少高端客户,可以帮其代销珠宝。杨元信以为真,他不想丢掉这个客户资源。

3月11日,正在接洽客户的杨元突然接到钟雄电话,称北京和上海的几名客户需要翡翠件,让其立即带些来昆明。想到与钟雄是首次打交道,杨元很慎重,除挑选了自家店一些上等翡翠外,还特地从其他珠宝商处调了些货品。

只要谁家有客户资源,需要翡翠时可以在熟人间相互调货,便于给客户有更多选择。多年来,这在云南珠宝行业里已成惯例。

3月15日上午,杨元带上精心挑选的50个翡翠挂件驱车前往昆明与钟雄面见。这次见面,钟雄把地点选在了昆明五华区北城街的“禾和典藏行”。此前,钟雄告诉杨元,这个典藏行也是他自己经营的。

钟雄从杨元带来的50件翡翠里选中了13件,一番讨价还价,双方以540万元成交。钟雄给杨出具了一张欠条,承诺3月17日付款。

两天后,杨元如约电话催款。钟雄告知,最近很忙,3月30日付清。在杨元看来,钟雄有实力,不会骗人。接下来,钟雄不断推迟付款时间,直到4月26日电话打不通,杨元才发现上当受骗。

上当的还不止杨元,珠宝商肖清同样跌入了钟雄布置的陷阱。肖清与杨元是珠宝生意上的好友,经他牵线认识了钟雄。

肖清手里的6张欠条显示,从3月12日至4月26日之间,钟雄同样以北京、上海客户需要翡翠为由,先后6次从肖手里拿走65件高档翡翠件,价值2732万元。其中,最贵一只翡翠件价值210万元。

钟雄把交易地点分别选在了“禾和典藏行”和位于昆明五华区顺城购物中心的7楼办公室。

“他(钟雄)每次都让我带些高等级的翡翠来。”肖清告诉澎湃新闻,付款时间也是不断往后推迟。在肖清看来,珠宝行业最讲究的就是信誉,加之是好友杨元介绍认识的,直到案发前,她未对钟雄产生过疑虑,相信他会付款。

4月26日16时前,是钟雄给肖约定的最后付款时间。她清楚记得,那天下午多次给钟雄电话,要么不接,要么挂掉。发短信,也不回。

以往,钟雄也有不接电话的时候,但总会回拨过来。这一次,却没能等来任何回应。

当晚6时许,杨元在电话中告诉她“钟雄跑路了”。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瞬间,肖清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脑子一片空白。很快,她使劲摇了摇头,努力试着让自己变得清醒些。

“走,去禾和典藏行看看。”她回应杨元。

当晚67人报案,有人欲跳楼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眼前情景让二人傻了眼,“禾和典藏行”门前,已聚集了数十人,大家都是来找钟雄要钱的。

大家红着眼睛,挥舞手臂,嘶喊着,场面混乱。面对越来越多的人,“禾和典藏行”负责人李卓恒解释,钟雄以前是该典藏行的股东,不过去年已经退出了。翡翠交易,仅是借用了场所。

“骗子!骗子!”有人开始捶胸顿足,破口大骂。

4月26日20时,大家集体相约前往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报案。接待的民警称,此属于经济纠纷,不予立案。

“明摆着是诈骗,为何不立案?”人群开始骚动,有人大喊大叫,有人欲跳楼。受骗者段芳更是气得四肢发麻,当场昏倒在地。警方见状,立即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当晚,五华区公安分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最后指定辖区翠湖派出所受理此案。杨元等人说,当晚前来派出所报案的珠宝商有67人。

钟雄卷走翡翠“跑路”的消息,迅速通过电话和微信在云南珠宝商中传递,并且持续发酵。有人开始在百度帖吧、收藏网上发布这一消息,同时附上有关钟雄的照片。

甚至有珠宝商通过网络发布消息,愿自掏腰包悬赏10万元发动广大网友提供钟雄线索,一旦抓获立即兑现。

债主追债,朋友反目

钟雄“跑路”的消息,如同一枚炸弹搅动了云南玉商界的平静。“在玉商界混,靠的是信誉。”杨元描述,钟雄“跑路”后,几乎让他在内的所有受骗珠宝商在行业的信誉严重受损。

杨元不敢回家,因为他提供给钟雄的翡翠,除少部分是自己的,大多是从其他珠宝商处调集的。出事后,这些货主们四处找他,要求给钱或者把翡翠还回去。

为躲避这些人的追讨,杨元跟肖清等人只好一同暂住在昆明城区的连锁酒店里。担心货主找上门,他们还经常住几天就换一个地方。

“这些货主们每天不停打电话要钱,我都快被逼疯了。”肖清已哭肿了眼睛。几尽管她耐心给对方在电话里说好话,可对方根本听不进。

在肖交给钟雄价值2732万元的翡翠中,有大部分是从珠宝商田丽处调集的,而田丽的一些翡翠又来自瑞丽和缅甸珠宝商。

案发后,寓居昆明市五华区一快捷酒店的田丽,几乎每天一早翻身起床便四处打探有关翡翠案的进展。

然而,如同往日,依旧没有消息。田丽显得很失望,“啪”地将手机扔在床上,一屁股坐在房间沙发上,紧锁眉头。

因还不了翡翠,也交不了钱,缅甸的珠宝商和她闹翻了脸。对方更是扬言,如果还不了翡翠或付不了钱,将对其家人下手。前两天,有一货主从瑞丽跑到昆明找到她,双方发生抓扯,田的臂膀被抓伤。

17日,田丽突患胃出血入院治疗,医院一度下发了病危通知书。医生称,这与田过度吸烟、精神紧张焦虑有关。

连日来,澎湃新闻所走访的20多名被骗珠宝商均表示,他们几乎都遭遇了类似情况。珠宝商腾梅至今不敢将自己受骗的事告诉家人,她将价值700万元的翡翠交给了肖清,这些翡翠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其他珠宝商。

“如今,翡翠、钱都收不回来,如何给其他货主交代?!”巨大的债务压得腾梅喘不过气来。为了还钱,她把唯一的住房都抵押了出去,目前无家可归,只能暂时寄居在朋友家里。“我死的心都有了。”采访中,腾数度哭泣。

为躲避货主上门要钱,杨星特地在家门口安装了监控摄像头。自钟雄“跑路”后,杨家没过一天安稳日子。

3月初,杨星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钟雄,杨星手里没多少资金,她从其他珠宝商手里调集了44件、价值1955万元的翡翠给了钟雄,钟仅给了60万元。

事发后,有货主多次上门要钱,7月11日晚,双方还发生争执,杨的脸部被抓伤。次日早上,杨还发现,自己的防盗门上被喷上了“欠债还钱”四个大字。

7月13日上午,货主曾美再次找上门,双方在抓扯负伤。杨星母亲韩志敏证实,女儿(杨星)身负巨大精神压力,晚上经常做噩梦,好几次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大哭,短短两个月时间,体重下降了5公斤。

谈及登门要钱的事,曾美深感无奈。此前,曾在昆明园博花鸟市场做翡翠生意。3月10日那天,杨星找到她软磨硬缠要调一些高档翡翠,说是给一个大客户,信誓旦旦保证,3月20日就可付钱。

曾与杨星是多年的朋友,她相信了,除了自己的一些翡翠外,还从朋友处调集了一些货一并给了杨,一共价值1381万元。出事后,曾关掉了翡翠铺子,把房子抵押给了货主,车子也卖了,还是身背巨额外债。

有人被骗1.35亿,有人得了“重度抑郁症”

受骗的不仅是大批珠宝商,还有那些拿珠宝抵押民间借贷的受害人。

澎湃新闻采访获知,最近几年来,珠宝市场不景气,很多珠宝商出现资金短缺,银行贷款周期长,经营难以为继。为解决眼前的这一尴尬,一些珠宝商开始以每月2分、甚至5分的利息民间借贷。

珠宝商郝红瞅准了这一商机,他除经营珠宝外,还经常筹集一些款项借给那些急需资金的珠宝商,以解决他们临时资金的短缺困窘。

钟雄很快“嗅”到了机会。2012年底,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郝红。交往中,他向郝红提出借款1000万元,月息2分,利息每月支付。半年后,钟雄如约还了本金。

去年4月,钟雄找到郝红,称手里有大批珠宝商急需资金周转,他可以帮忙寻找这些客户,并负责搜集提供相关资料信息。为慎重起见,双方还签订了协议:月息5分,钟雄以私人名义借款,同时以翡翠作为抵押担保物。

从去年4月至今年4月,短短1年时间,郝红先后23次借给钟雄共1.35亿元。目前,仅收到利息3400万元,而本金一分钱未回。

案发后,郝红开始逐一核对钟雄提供的珠宝商客户资料,结果全是假的。钟雄抵押给郝的所谓高端翡翠,声称价值7000万元,送往珠宝中心鉴定,全是来自旅游市场的一般翡翠挂件,评估价值不到20万元。

郝红告诉澎湃新闻,1.35亿元借款中只有1900万元是自己的,其余全部来自朋友。如今,每天都有债主上门要钱,他濒于崩溃和绝望的边缘。

45岁的单身母亲马翠,在钟雄设置的这场借贷骗局中同样输得很惨。马翠经朋友介绍认识钟雄已有5年时间。钟雄告诉她,自己做珠宝生意,可以帮忙代销一些翡翠。事实上,马翠也是偶尔拿些翡翠给钟雄代销。

去年8月开始,钟雄主动提出向马翠借钱,月息2分。起初,钟雄借款额度不多,十万、二十万的,比如每月1日借的,月底将本金利息一并还上。这让马翠感觉钟雄很诚信。

后来,借款金额越来越大,一次性五百万、一千万的借,截止去年11月底,马翠先后5次借给钟雄4000万元。这当中,有3000万元是她这些年来做珠宝生意的积蓄,另外1000万元是从朋友处借来的。

马翠称,从今年1月份开始,钟雄就没有给自己利息了。她几乎每天打电话让钟雄还钱,对方都找各种理由推诿。有一次,她在钟雄办公室跪下了,请求把钱还给她,钟也不给,后来也不接她电话。

知道出事后,马翠彻底崩溃了。想到80多岁的父母和在外求学的女儿,马翠不敢告诉家人,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最近还被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症”。

“死了算了!”一天,她准备用跳楼这种方式结束生命,结果被朋友们发现后阻止了。担心马翠出事,大家开始轮流守候她。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朋友们的劝慰下,马翠情绪稍微有所好转,但每天需吃3种安眠药,才能勉强保证4小时的睡眠。

6月初开始,马家再次变得鸡犬不宁。所欠的5家货主开始上门要钱了,有些还带上了收债公司的人员。一早,这些货主就把马翠“押”到附近公园或者马路边,饿了也不给饭吃。时间数小时不等,有一天,马翠挎包里仅有的600元钱也被要求拿出来。

“这些债主不打你,也不骂你,反正把你滞留在原地,什么事都让你做不了,简直生不如死。”马翠哭诉,现在,房子和车都被抵押给人家了。吃饭都成了问题,生活费全靠朋友接济。

受害人宿朋提供给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的一份资料中称,据统计,因翡翠和民间借贷的连环受害人有数百人之多,遍及云南、广东、四川等地,他们当中有人少则被骗数百万元,多则上亿元,仅单笔受骗金额都是两三千万。这些钱百分之九十都是向朋友、亲戚借来的。如今,他们都陷入了巨大的债务危机。

宿朋说,债主、货主们纷纷找上门来扣车扣房,已出现把受害人举家赶出的现象,甚至出现了多起登门暴力讨要的事件;孩子、家人都受到了债主的威胁,受害人面临人身财产的巨大危险,不仅要承受财产被骗倾家荡产的悲痛,还要承受不断被追债的心理压力。

太原运动服装批发

重庆中走丝

上海新鲜蔬菜配送